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千金有毒 > 

如何回报!

第3章 如何回报!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银色的敞篷跑车无比嚣张的霸占了本不该停车的酒店入口,玛莎拉蒂极具特色的三叉戟标志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炫目的光芒。

本想站出来维持秩序的酒店工作人员见状齐齐缩回了脚,而那些被阻拦了去路的顾客则纷纷低头绕道而行,好似这台扎眼的车根本不存在一般。

连栾见状满意的勾了勾唇,刚想向身旁的好友炫耀一下自己的威信,就看到对方正襟危坐的将他的酷炫跑车硬生生坐出了国际会议中心的气势,顿时一阵哭笑不得。

“我说,你确定你现在是要去表白,而不是去谈判?”他现在倒是有点能够理解那丫头为什么这么不待见他这哥们了,他要是女人也不会喜欢这么一根连告白都不知道要笑一笑的木头好吗?

被明损了的穆墨言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却给连栾带去了无尽的压力。

“好吧,我投降。”坚持了0.01秒,连栾十分果断的举了白旗,“你真的想好了要在这个时候和她摊牌?别忘了你人生首次的绯闻现在正炒的如火如荼,而女主角却不是你心里的那个她,再说最近媒体也在疯传你要吞……”

“这里不能停车。”一直默不吭声的穆墨言忽然开口,正好打断了连栾未尽的唠叨。

满心为好兄弟情路担忧的连栾骤然被噎,表情扭曲狰狞了一下,只是还没等他抱怨,穆墨言已经潇洒的解开安全带步下了车,连个眼角都没有施舍给他半个。

连栾满脸扭曲的盯着穆墨言稳步走进酒店的背影,许久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我擦!”

他大晚上不去和美女约会跑到机场接这家伙绝对是脑抽了!脑抽了!

早就等候在门口的经理一见到穆墨言,立即快步上前引路,同时不忘低声汇报,“沈小姐已经到了。”

穆墨言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脚下的步伐却加大了许多。

他当然知道今天不是一个表白的好日子,只是以他和沈妍轩越来越僵硬的关系来看,哪一天又有什么区别?既然没区别,那为什么不能是今天?至少他能让沈妍轩明白,他爱的那个人是她,而不是其他别的什么谁不是吗?

当然,穆墨言也知道他这么做有点冲动,向来喜欢稳扎稳打的他此刻莽撞的都不像是他本人在行动,可是他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后悔,反而非常的期待,期待着那个微乎其微的奇迹。

轰隆!

突然而至的雷鸣让经理开门的手一抖。

“今晚……有雨的吗?”坑爹啊!明明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是晴天的啊,这样一来他准备用来讨大BOSS欢心的烟火不是全部白瞎了吗啊啊啊!!!

没有搭理经理的自言自语,穆墨言默默的看了眼窗外骤然倾泻而下的雨帘,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明明迷信点都可以算是出师不利的不详征兆了,但是为什么他却觉得有点高兴?

……与此同时,一门之隔的包厢内……

疼,浑身都疼。

脑袋里窒息般的晕眩感让人恶心欲呕,轰鸣的噪音萦绕在耳畔挥之不去,心脏像是被谁捏住了一般疼痛难忍,四肢更是像被一寸寸碾压过一般,每个骨节都传来针刺般的不适感。

就好像……

这个身体不是她的一样!

沈妍轩猛然睁眼,乱作一团的脑中一些属于她的,又不属于现在这个她的记忆流水般划过。

沈妍轩震惊的低头。

十指芊芊,白皙柔嫩。

这是她的手,准确的说,这是属于还是沈家大小姐时的她的手!

自从父亲去世,沈氏被吞并之后,她的这双手就开始变得粗糙,变得满是伤痕,甚至因为一次意外,她的右手还被筷子粗的铁签刺穿过,不止留下了无法磨灭的伤痕,还影响了右手的灵活性。

而现在,一切完好如初!

一个荒谬至极却已然存于现实的两个字浮现于沈妍轩脑中——重生!

“哈哈哈哈哈……”揪紧胸前的衣服,沈妍轩咬紧牙关,努力抑制住喷涌而出的癫狂大笑,缓缓从沙发蜷缩到地上,将脑袋深深埋进膝盖里,遮挡住自己扭曲的面容。

她一直以为穆墨言是她的灾星,尤其是身负巨债流落街头的那一阵,她更是不止一次的希望他不得好死。

可是结果呢?

单纯天真的小白兔是一头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海誓山盟的甜蜜恋人是背后捅她刀子的阴谋家,而一心为她好的好友却被她视为毕生仇敌,一步步将他出卖给了竞争对手。

沈妍轩,这个世上还有比你更蠢的人吗?

活该你会落得那样的下场!真是一点都不冤!一点都不冤!

不过……

再度看了眼自己完好如初的双手,沈妍轩诡谲的一笑。

没想到她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呢。

张玫、张小沫,还有齐泯然,你们说,我该怎么回报你们让我家破人亡的偌大恩情?

纤长的手紧握成拳,沈妍轩拎起沙发上的提包起身就走。

无论这是不是黄粱一梦,她都要把这口气出了。

那些负了她、骗了她、害了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临死时绝望的冷意在此刻尽数化为浓浓的恨意,张玫、张小沫和齐泯然狰狞的脸在眼前交替闪现,不断催促着沈妍轩加快脚步。

原本澄明的双眸不自知的染上了扭曲的鲜红,略显苍白的脸上满是从未有过的狠厉,仿若来自地狱的修罗,狰狞、可怖。

碰!

“痛!”

“妍轩?”

听到熟悉的声音,沈妍轩揉着额头的手猛地顿住。

“穆……墨言?”脸上弥漫未散的阴狠顷刻间消散无踪,沈妍轩呆呆的望着面前的人,整个人都陷入了僵化状态。

……

“你的青梅竹马可真够可怜的,一心帮你却好心没好报,等他从美国回来,恐怕寰宇总裁这个位置就得换人了吧?”

……

“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愿意信我?”

……

张小沫的嘲讽和男人彷徨颤抖的询问在耳畔交替回响,这一个瞬间,沈姸轩仿佛一下回到了片刻之前逐渐面临死亡的那个时候。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