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千金有毒 > 

如果重来一次

第2章 如果重来一次

一直冷眼旁观的张小沫掐着时间,等到张玫踹的没有力气了才满脸担忧的站出来将她拉开,“妈,你的伤口又在流血了,先去医院,这里交给我。”

张玫喘了两口气,冲沈妍轩啐了一口才转头瞪了眼张小沫,“你也早点走,别惹麻烦。”

“知道了。”张小沫乖巧的点点头,微笑的看着张玫恶狠狠的又踹了沈妍轩两脚,然后头也不回的奔出地下室,才蓦然沉了脸。

蹲下身一把抓住沈妍轩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张小沫冷冷的看着这张纵使落魄至斯也依然不掩美丽的脸庞,嫉恨如同疯草一般瞬间填满了心头,将原本的那点快意淹没无踪。

“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告诉你个秘密怎么样?”张小沫黝黑的双眸里沉淀着满满的恶意,“两年前让沈豫郝变成植物人的那场车祸,不是意外哦,撞他的人,是我。”

张小沫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天际,甚至还带着回响,沈妍轩好半天才消化完她这话里的意思,顿时就震惊了。

“肇事者不是……”

“哦,你说那个醉鬼啊,当然是替死鬼了。”不等沈妍轩说完,张小沫就理所当然的截断道,“谁让沈豫郝那个老东西看到我和泯然在一起,不止不祝福我们还大发雷霆呢?我一个冲动就……”

张小沫残忍的一笑,“只是没想到他命那么硬,都昏睡一年多了,居然还会有清醒的迹象,幸亏泯然手段好,让他就这么悄悄的去了,不然我的麻烦可就大了。”

沈妍轩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听到了什么?她的异母妹妹和她的爱人搅合在了一起,还共同谋害了自己的父亲?更可笑的是,她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

好像觉得这样还不够刺激,张小沫又追加道,“对了,沈氏现在最大的股东也不是穆墨言,是泯然,吞并沈氏的……是齐泯然。”

“你说什么!”沈妍轩的脸瞬间惨白。

“你的青梅竹马可真够可怜的,一心帮你却好心没好报,等他从美国回来,恐怕寰宇总裁这个位置就得换人了吧?”拍拍沈妍轩的脸颊,张小沫将人重新丢回地上,“最后告诉你个好消息吧,我怀孕了,泯然高兴坏了最近一直在筹备婚礼,说是月底前就要把我娶回家,你替我高兴吗?”

所以,这就是她怎么联系齐泯然都得不到回应的原因?

不过从他害死自己父亲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吧?只有她还傻傻的信他,将一切都托付给他。

沈妍轩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凌乱的长发将她的表情彻底掩盖,但是光从她颓然狼狈的身影就可以看出,她此刻的状态绝对称不上好。

沈妍轩越是这样,张小沫越是觉得浑身舒泰,甚至还深呼吸了好几口刚刚还嫌弃不已的空气。

眼角余光扫到周围已经无聊到开始打哈欠的“保镖们”,一个无比恶毒的想法忽然浮现脑中。

“她,交给你们了。”张小沫嫣然一笑,“我知道你们还做些别的生意,只要不把人弄死,随便你们怎么处置。”

听懂张小沫的暗示,混混的老大眼神一亮,“真的?”

“你们可以先验货。”张小沫鄙夷的看了眼沈妍轩,“再怎么破烂,她好歹还是原装的。”

“张小沫,你疯了!”沈妍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人居然想……

“就算我疯了也是你们逼的!”反手甩了沈妍轩一个耳光,张小沫的声音尖锐得人耳膜生疼。

“我们逼的?”沈妍轩嘲讽的一笑,“对你好也是逼你?”

“好?”张小沫一下凑近沈妍轩,眼神凶恶的好像恨不能就这样将沈妍轩生吞活剥凌迟切片,“同样都是那老东西的女儿,你是天上云,我就是地里泥,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得到沈家的一切,而我无论怎么讨好你们都没有办法姓沈,永远都得在背后被人耻笑是沈家的私生女,这就是你们对我的好?!”

“……所以你杀了爸爸?”

“对!”张小沫答应的毫不犹疑,“就算那件事,我早晚也会杀了他!我早就发过誓,我要毁了沈家!我得不到的,谁都别想得到!沈豫郝最疼爱、最骄傲的女儿?沈家千金?商界明珠?这也是块不错的揽客招牌对吧?”

“……”静静的看着张小沫扭曲的脸庞,沈妍轩不再开口,这一刻,她的心忽然平静到近乎诡异。

见沈妍轩不再说话,张小沫也懒得去猜她在想什么,反正她赢了!

一撩头发,张小沫踩着尖细的高跟鞋转身就走,“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放心,一定让您满意。”被留下的混混们嘿嘿笑着,显然对这份意外福利十分满意。

铁门轰然关闭,沈妍轩冷眼看着面前一张张猥琐的笑脸,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想起了穆墨言曾经对她说过的一句话——这个世界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美好。

是不是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呢?

虽然好奇,不过看来她也没有机会求证了,真是可惜。

穆墨言破门而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抹消瘦狼狈的身影,决绝的冲向斑驳的水泥墙。

“不!!!”

吵杂的声音渐渐远去,朦胧的视线里,一个熟悉的身影狂奔而来。

沈妍轩缓缓的勾勒出了一个笑,却充满了苦涩。

“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愿意信我?”穆墨言一贯冰冷沉稳的声音前所未有的颤抖。

沈妍轩恍恍惚惚的听着,心像是被谁揪住了一样,生疼生疼。

如果她没有犯蠢的爱上齐泯然、盲目的信任他,他们两个是不是还会像小时候一样,依旧是无话不谈的好友?

可惜,一切都迟了……

沈妍轩想对他说声对不起,可是一张嘴却吐出了一口鲜血。

生命力飞速的从自己身体里流逝,她不甘、她恨、她也悔,可是无能为力却编织成了一张大网将她紧紧的缠绕其中,拉着她陷入了绝望的黑暗深渊。

感受着怀中的身子慢慢僵直冰冷,穆墨言的表情变得越来越苍茫空洞。

室外狂风乍起、电闪雷鸣。

昏暗脏乱的地下室却毫无所觉。

短暂的交锋迅速告一段落,却没有人敢接近面无表情的穆墨言。

“如果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到现在才说,妍轩,我爱你。”

精美的铂金钻戒平稳的带上已然冰凉的手指,仿佛想套住什么,又像是想挽留什么。

室外,闷热了许久的S市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豆大的雨珠砸落在断壁残垣上,演奏出了一曲无声的挽歌。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