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千金有毒 > 

撕破脸

第1章 撕破脸

残破斑驳的墙根上到处都是用红色油漆书写的拆字,空气中垃圾腐烂的臭味不止刺鼻甚至还有些刺眼,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即使没有下雨也泥泞不堪,苍蝇蚊子漫天飞舞。

这种以前沈妍轩想都不会去想的场景,到现在自己身处其中也能面不改色,经过的不过只有短短半年而已。

绕过摇摇欲坠的半截枯树进入堆满建筑垃圾的楼道,沈妍轩抹黑一路摸索着向下,最终在尽头的铁门处停下。

这里,就是她已经栖身了两个多月的临时住所,一个还算保存完整的小型地下室。

铁门推开的声音响的惊心动魄,蛰伏在周围的小老鼠们吓得惊慌四窜,开关按下去很久,头顶光秃秃的灯泡才施舍般的给出了一点萤火般的光芒。

哪怕是这样,沈妍轩都得感激,感激纵使沈家宣告破产,这块开发中的地皮被搁置荒废,但是电却还是通着没有拉断。

重重的叹了口气,沈妍轩合上始终无人接听的电话,无力的摊倒在嘎吱嘎吱的木板床上。

事已至此,她已经对当初那个信誓旦旦承诺,一旦掌握齐家大权就会帮她重振家族的爱人不报任何期待了。

她要的不过只是一个理由,一个被抛弃的理由。

可惜,就连这个看来他都不愿意给她。

“唉……”

包含着浓浓失望的叹息在浑浊的空气中消散,还不等沈妍轩思考接下来的路该怎么继续下去,入口处就传来了一声巨响。

本该已经关上的铁门被人粗暴的踹开,一群流里流气的小混混一马当先的冲了进来,沈妍轩刚要疑惑出声,他们身后一对衣着光鲜的母女就让她沉了脸,冷了身心。

“大小姐,你怎么落魄成这样了?这要是让你爸爸见到了,可不得心疼死。”张玫一边将飞到面前的灰尘挥开,一边打量着屋内,话说的悲切无比,表情却满是幸灾乐祸。

沈妍轩无声的冷笑一声,也不去接张玫的话,反倒是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强颜欢笑般的叹息道,“其实这里条件虽然差了些,但是邻居挺多,我也不算寂寞。”

“邻居?”一直拿手绢捂着口鼻的张小沫皱了皱眉,疑惑的望向自家母亲。

这荒的连鬼影子都看不到的地方,除了为了躲债被她们逼得不得不蜗居在这里的沈妍轩之外,居然还有人住?怪不得她能撑到现在,你派出来盯着她的人是怎么办事的?

本来就脸色不佳的张玫立即恼羞成怒的瞪了回去,无声的怒斥——你这是什么表情?

张小沫很明显的瑟缩了一下,默默的垂下头,略露委屈的身影显得特别脆弱无辜,引得周围的“保镖们”看向张玫的眼神都带上了点异样。

沈妍轩见状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好似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样,继续一脸高兴的介绍,“是啊,它们简直是最好的邻居了,无聊的时候可以看它们跑来跑去解闷,肚子饿的时候还能做储备粮,就是睡觉的时候有些吵。”

这下张玫和张小沫总算察觉出不对了。

沈妍轩说的这个邻居,貌似……不是个人?

隐隐约约的猜测一浮现心头,两人的五感好像一下灵敏了数倍。

那细小的吱吱吱吱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甚至出现在了她们附近,向着她们包围过来……

“啊啊啊啊!”歇斯底里的尖叫脱喉而出。

张玫和张小沫只觉得自己头皮都要炸裂开来了,神经质的一边在身上使劲拍打,一边原地蹦跶,活像是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被虫子占领了一般。

挡在两人身前的混混们莫名其妙的回头看着突然发起神经的两人,不屑的撇嘴,不过就是老鼠而已,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就在所有人松懈的这一瞬间,一直表现还算平和的沈妍轩忽然爆发。

昏暗的屋内寒光乍现,张玫的尖叫声顿时更高了一层楼。

只可惜对方人多势众,沈妍轩手中唯一能伤人的东西不过是把短小的折叠水果刀,这拼尽全力的一击最终也只是给张玫的脸上添了一道而已。

飞快用张小沫递过来的手帕捂住脸上的伤口,张玫抬手就给了被反剪住双臂无法反抗的沈妍轩一巴掌,“你居然敢!”

沈妍轩不屑的朝着张玫吐出了一口血水,“你们特意找过来不就是要撕破脸的么?”言下之意就是,我这是在成全你。

张玫气得浑身发颤,咬牙切齿的给身旁的混混头领一个眼神,满脸扭曲的盯着沈妍轩,仿若一条想置猎物于死地的毒蛇。

“我会让你后悔的。”

收到张玫的示意,混混的头领从裤兜里拿出了一小管针剂走向沈妍轩。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看张玫的样子沈妍轩就知道绝对不是好东西。

“张玫,你想干什么?!”咬紧牙关想要甩脱身后制住她的人,换来的却是被更多的人七手八脚的按趴在地。

“怎么?知道怕了?可惜晚了!”张玫居高临下的盯着挣扎不休的沈妍轩,“这可是能让人欲仙欲死,再也无法脱离的好东西呢,真期待看到你跪在我面前求我的样子,哈哈哈哈……”

沈妍轩瞳孔一缩,她知道这是什么了!

“你居然涉毒!”沈妍轩震惊的看向张狂大笑的张玫,挣扎的更加剧烈,但是施加在她身上的重量如同大山一般巍然不动。

冰冷的针尖毫无停顿的扎入手臂,冰凉的液体不顾她的意志顺着血管和血液融为一体,霸道放肆的侵入大脑,将她所有的抵抗都化为虚无。

这一个瞬间,沈妍轩的心沉到了谷底,前所未有的绝望在全身蔓延扩散。

“要不是没了你我就得去背负那些债,我绝对不会这么便宜你。”张玫冷哼一声,犹不解恨的伸腿一脚踹向沈妍轩。

沈妍轩闷哼一声,痛呼还没出口身上就遭到了暴风雨一般的袭击。

尖细的高跟鞋踢在身上如锥子一般扎心的疼,尤其全身的力气被药物霸道的剥夺,沈妍轩就连屏息忍痛这种小小的抵抗都无法做到,只能任由自己被张玫踢踹的在地上来回翻滚。

虚弱的身体对药物强烈的排斥反应好像在撕扯着她的灵魂,而张玫不间断施加的暴力则像是在对她的身体进行着凌迟,这种自己马上就要从内到外碎裂的感觉让沈妍轩难受到崩溃,却也恨到无法抑制。

娇嫩的双唇顷刻间血肉模糊,沈妍轩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在咽下它们的同时将所有的痛呼统统吞下。

想听她求饶?做梦去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