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春风十里,不如想你 > 

那一场该死的初恋

第2章 那一场该死的初恋

张磊遥遥看到了剪年就说:“王东,你家的石榴在那儿呢。”

一直以来,张磊对剪年只有两个字以蔽之——鄙视。

在张磊的眼里,女孩子不会打扮、化妆、留长发,那就不是女孩子,所以他搞不懂王东到底喜欢剪年哪里。

今天是所有高三的学生最后一次聚集在学校里了,此后各奔东西,这是张磊最后向剪年表达不满的机会了。

张磊笑得很得意,走过去说:“嗨,我问你个事儿啊。”

剪年和他向来没什么交情,她喜欢王东那种“多智而近妖”的妖怪,却不喜欢张磊这种艳光四射的妖孽。

听见他发问,她便静静的听他说。

张磊的笑容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戏谑,他痞痞的笑着说:“你知道‘石榴’是什么意思吗?”

剪年脑子卡壳,一时无解,难道说“石榴”不是一种水果,还能有别的什么意思吗?

张磊喷笑道:“我当年和王东看《唐伯虎点秋香》的时候,跟他说起你很像里面那个石榴姐,叽叽喳喳的爱说话,长得丑还不自知。我是没有想到,他真的会那样叫你,你还欣然应了三年。你是真的不知道哦?”

剪年本来是微笑着的脸,慢慢就像是凝固了一样,渐渐的,表情就冻住了。

王东没有办法阻止张磊讲话,而他说的也是一个事实。

只是,时过境迁,对王东而言,“石榴”这两个字意味着的早已经不是觉得剪年丑,也不再有暗中取笑她的意思,而是真的变成了亲昵的只属于他对她一个人的称呼。

剪年的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继而,她就想起了很多事。

在他这样称呼她的每一个瞬间,她都是开开心心的应着的,她甚至觉得那是王东给她的称呼,所以分外的特别,她很满足。

她是一个表皮普通,内里却装满了红宝石般的甜蜜的石榴姑娘吧?

可是现在却有人告诉她说:“不是的哦,完全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他这样称呼你,只不过是在取笑你而已。”

。。。。。。

王东追上剪年的时候,以为她会哭,其实她没有。

她没有眼泪赠给这么荒唐的一场自作多情。

今天只有高三返校,此刻大家都已经急着回家填自愿,整个校园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喧闹的校园归于宁静,就像她沸腾的心已经变得冷却了一样。

王东很焦急,他想解释,可是,就算以他的智商,都很难找到一个合理的能够完全说服她,并求得原谅的理由。

王东甚至不敢再称呼那两个字了,别扭的叫了一声他多年来都未叫过的名字,他说:“剪年。”

还好,他起码还知道不能继续侮辱她。

剪年望着他,清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子,清俊的面庞,这是她为之心动过的一个人,为之奋斗过的一个人,为之想要一起去北京的一个人。

这奋斗的源泉,竟是这样的荒谬。

王东抓住最后的机会说:“我想,你应该感觉得到,我是喜……”

剪年猛的向后退了一步,望着他的时候,眉头都蹙了起来。

王东的话没有说完,他本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至于向女生表白这种事,他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需要做,所以,准备不足,后继无力。

剪年觉得很不可思议,亏他智商那么高,怎么竟会觉得这件事还会有任何挽回的余地呢?

她想,就要分别了,此后或许就是永不相见了,可是也亏得他,就算她不去北京了,也能报考一所不错的一本类大学,她还是应该感谢他的,毕竟他是实实在在给了她很大的帮助。

于是,她又舒缓了眉头,尽量平和的说:“过去的事,就算了吧,我不追问,你也不要解释了。

你擅长读书,也喜欢读书,大学对我来说或许就是结束了,对你而言却不过是个开始罢了,你可能是要读到博士去的人吧。

我祝愿你前路似锦。

还有,谢谢你给我补课。”

明明说好了,要一起去北京的。

王东向前跨了一步,以从未有过的决绝,不容她打断的说:“我喜欢你!以我的智商向你保证,我真的喜欢你。”

这个问题,还重要吗?

剪年闻言,就连惊讶的神情都未出现,她说:“我也喜欢你啊。”

王东面色一喜,原来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剪年摇头说:“可是有什么用呢?”

王东疑惑的望着她。

她说:“一段感情,绝对不应该起源于你对我的轻辱。”

若要说“拿得起放得下”的姿态,剪年当之无愧。

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杂质的感情,她不要。

剪年在高三的时候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大学是个美好的地方,你们这些年的寒窗苦读都是为了上一所好大学,然后度过人生里最开心的几年。”

所以剪年一直觉得只要熬过了高考,到了大学里,她就可以拥有一切了,比如,行走在光明之下的爱情。

结果是,高中结束的同时,她那还未开始的恋情已经被连根刨起,被毁得渣都不剩了。

剪年有两个死党,负责颜值担当的安雨濛和比剪年还要更man一筹的韩初夏。

两人对于剪年这场遭遇,给予了方向完全不同的安慰。

安雨濛的意思是:“暑假这么长,反正我们也没事儿,不如你跟着我做美容、学化妆、去购物,把自己装扮得漂漂亮亮的。三个月以后你到了大学里,学长们还不是任你挑!”

韩初夏的意思是:“咱们不能为了迎合男人的审美而活着,坚持做自己,总会遇到欣赏你的人!”

安雨濛斜了韩初夏一眼说:“你是担心剪年也变漂亮了没人和你做伴儿了吧!我们不会抛弃你的,做美容也会带上你!”

韩初夏不屑到:“我才不去做什么美容那么娘炮的事呢。”

剪年撑着脸颊在发呆,闻言连眼珠子都没转一下,只淡淡的说:“初夏,你本来就是女人,做娘炮的事没什么不对。”

三个月,女生能有多大的改变呢?

起码,头发会变长。

。。。。。。

剪年最终选择了本地的一所大学就读,原因是安雨濛给她看了春运的一系列照片之后,她决定不去给国家添堵。

那所大学离剪年家不近,但是她从初中开始就是自行车一族,大学她也决定骑车通勤。

今天是军训结束后的第一次上课,之前就只在开学报道那天见过系里的同学们一次,后来男女生被分开军训,她到现在还没见全班上的同学呢,而她对班上的男生,还是抱有期待的,毕竟,接下来的四年就要一起度过了呢。

因为是第一天上课,她很兴奋,起得特别早,到学校的时候都没遇到什么人。

她记得课表上写的教室是307,于是在找到306以后就高高兴兴的进去了隔壁的教室,结果竟然有人来得比她还要早。

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上有个男生戴着耳机在看书,晨曦时分的阳光总是特别温柔,将他一边脸颊镀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

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抬头扫了一眼以后便又低下头去继续看书了。

剪年站在讲台的旁边,隔着整整一个教室,十米远的直线距离,她对那个惊鸿一瞥的男生有且仅有一个印象——好看得过分。

剪年此刻又想起了高中老师说的话。

此刻她觉得高中老师是真的没有骗她,她不仅开学第一天就已经很开心了,而且,她觉得之前寒窗苦读十几年,一定就是为了在这个美丽的秋日里,和他相遇。

她觉得大学真是个好地方,就连空气里都弥漫着丝丝的甜味,细细一闻,味道是从男生的那个方向传来的。

她慢慢的走过去,在男生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既然是开学第一天,那么先到先得,这个位置,她先占了。

男生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见她一直望着他,便摘了一边的耳机,问道:“有什么事吗?”

剪年傻呵呵的笑了,说:“没有,就是觉得这里好香啊。”

男生指了指窗外说:“桂花开了。”

原来,是桂花的甜味。

窗外楼下整整两排桂花树,开得正盛。

秋风送爽的同时,也吹落了一地花瓣,金红色的小小花朵落在黑色的泊油路面上,红与黑,分外醒目,那是名为丹桂的品种。

既然已经和新同学搭上了话,那么在开始上课以前熟悉一下彼此也是好的。

剪年十分大方的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剪年,很高兴认识你。”

正常情况下,听见别人的名字以后就应该报上自己的姓名才是礼貌,可那男生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并未接话。

着实是因为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早上有晨跑的习惯,每次跑完步以后就到教室里来记背一会儿单词,同学们来上课以前,教室里很安静,他的学习效率很高。

今天早上突然跑来一个不认识的女生也就算了,她竟然还落落大方的和他搭讪起来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